「還能替我繼續苟活下去的東西,就只剩下詩了。不管你多麼努力把記憶全都寫下來,拍攝多少數位影像,甚至用珍貴的底片,沖洗出多少照片,就像那些已經永久失蹤或是死去的家人和朋友,我們這一代的面貌,最終都會是模糊的。」

 

More about 幻艙

六○年代時以克魯蕯克、金斯堡等為首的作家們呼叫「垮世代」(Beat Generation),而有人稱我們這一代為「崩世代」,充滿財團化、貧窮化與少子女化的危機” with the “double quotation” () 但我更喜歡作者用的「面目模糊」這形容詞。曾跟朋友討論到我們處於令人尷尬的後現代,上一代把全部的主義都解構,把樂高玩具都拆得亂七八糟了才丟給我們。沒有與眾人為敵的政府,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,反倒是有個把大家都吸進去的資本社會。扯遠了,回來。

 

這是本極度複雜,花了我兩個禮拜的來回加起來約一個小時的通勤時間才看「完」的小說(只能說看完而非看懂)。看完當天就去了作者高翊峰先生的座談會,得到型男簽名一枚(謎:喂,花痴禁止),不,應該說是作者的誠心建議,能花上更細的心思去看這本書。就連當天到場的其他作家(如:朱宏勳)都忍不住讚嘆/抱怨為何可以把一本書寫得這麼難?

 

我想是當時寫作的氛圍吧?作者在寫這本書時,剛好在大陸做雜誌編輯,雖然那邊經濟相對開放了,對岸的朋友在網路上講的話有時候還比我們更犀利,但在現實生活中,言論仍是受到拘束的,即使隔牆無耳,人也都會自我壓抑,講話小心。在壓抑之下,對故鄉的想像不一定是美好的,有時候反而會有扭曲的投射。主角達利作為穿針引線的主軸外,對於台北有如都市傳說(地下水道、放眼望去都是牆、然後密不通風的室內)的想像。



(十月號的《書香兩岸》剛好有高翊峰先生的專訪,我習慣每個月去買,結果這個月晚了一步,先被買走了XD)
 

記得高翊峰先生說過,在這部作品中,他想將讀者困在與書中角色同一空間中,至於同一時間這點,他仍在努力。作者對於將角色,更甚者,將讀者困在一個空間中這點非常成功。常常在捷運上低頭看書,進入角色們處在的那個密室,一抬頭,發現自己然就這麼困在一個空間,即使走出了車箱,感受仍不減。而時間的部分,看得出來作者有刻意用文字去營造,利用去除一切計時裝置,包括:手錶、雜誌上的日期、永晝的密室,時間似乎不曾流動。惟一能代表歲月逆流的只有從乾屍回復青春肉體的日春小姐。

 

最後,這本書還是有邏輯的,一樣來自於作者自己的堅持:學法律出身的很難不有邏輯(廣義而言)。日春小姐不難讓人馬上想到性工作者組織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」,主角達利當然不是哈利波特那個,而是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美術家,薩爾瓦多.達利。而我想,貫串整部作品的主是也許還是「愛」吧。主角無法被愛原因,是害怕分離、死亡、傷害,而選擇退縮,選擇不給予,不去愛。整部書充滿著無法去愛和被愛的痛苦,直到最後主角才勇敢的跨出一步,但最後是主動的給予還是被動的接受,似乎不太清楚。來期待一下作者的後二部曲吧,也許能給大家個交代?

 

@題外話:

1 至於為何主角是名記者,目前想得到的理由大概是作者本身為文字工作者的經歷吧!高翊峰先生說過:「依賴者寫作,我就能活下。」(我是依賴音樂)
2
原本這篇又要延期,但聽了蘇打綠的新MV,亂七八糟的語句就這麼流出來了。很可愛的一首情歌,大概兩個月前在駁二首次聽到,覺得還不錯;然後這次再聽到,開關就青峰妖孽到不行又超好聽的歌聲打開了。還有Ella,國中時SHE裡最喜歡她了~ (更夭壽的是星巴克,偶爾它打折時或拿到別人的高鐵票根才會去喝,偏偏收銀台旁就擺著他們的新專輯……我要管住我的手)

蘇打綠你被寫在我的歌裡

3 之所以會注意到這本,最初並非因為是科幻,而是作者在文學營擔任我朋友的導師。不過會購入倒是因為是類科幻沒錯XD
4 哈哈,打完這個我就不用睡了,明早商法讀書會的進度還沒唸完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igon 的頭像
jigon

Imagination, runs wild.

jig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OS

  • 希望高翊峰別濫用「之於」


    未盡的戰爭之後◎高翊峰|《約定之海》導讀:
    之於山崎豐子這位作家,戰爭究竟有什麼意義?
    之於她的日本國度、她的日本人身分,以戰爭植入小說,會出現什麼樣的書寫企圖?


    未盡的戰爭之後◎高翊峰|《約定之海》導讀:
    面對這樣的提問,不單是日本,之於亞洲的南北韓與中台,這兩組因歷史分割後所產生的特殊國度狀態,也值得以此小說對照與深讀。


    未盡的戰爭之後◎高翊峰|《約定之海》導讀:
    之於我,這便是閱讀《約定之海》迷人的地方;也是它可以無須釋放水雷,卻能成為戰爭小說的可貴之處。


    安全的里爵天堂:
    不知為何,蓋爾語之於威士忌品名,總能讓我在文字的意諭裡酣醉。

    安全的里爵天堂:
    威士忌,之於我個人,究竟是什麼樣的避風港?


    安全的里爵天堂:
    之於這些寫者、飲者、製酒者,威士忌是另一個有骨有肉的活者。


    校對威士忌的氣味重讀:
    威士忌之於文學的可能對照。

    校對威士忌的氣味重讀:
    溝通日常生活本身,之於我,一直都不是輕鬆的課題。威士忌語境也是一次非主流的局外人嘗試。


    【週三作家私角落】高翊峰 x 只是遺落的小事|多少聆聽多少:
    聆聽一張完整的專輯,之於我有著這樣的重要性,而我卻經常讓那隱憂慢慢擴大。


    【週三作家私角落】高翊峰 x 只是遺落的小事|多少聆聽多少:
    如果如果,之於聆聽,讓方向盤打轉的力道,也開始對接下來的人生,猶疑也不安起來了。


    【週三作家私角落】高翊峰 x 只是遺落的小事|希望沒事的小地方:
    躲進小地方,之於我,有點這樣的味。


    【週三作家私角落】高翊峰 x 只是遺落的小事|希望沒事的小地方:
    數大便是美?之於漸漸消失的記憶,也是如此?或許是吧,只是不一定適用於,小地方。


    靠近可能經典的過程,改變眺望彼岸的角度─高翊峰,讀卡繆《鼠疫》:
    這是一種逆向的閱讀, 而這類小說寫作者早年的閱讀經驗,之於後來的創作,經常有決定性的影響吧。現在回想,這幾位小說家,之於我思考—小說得以存在的意義......


    阿姨不是透明人:
    我依舊相信法律,相信法律存在之於社會的重要價值


    阿姨不是透明人:
    但之於我個人,阿姨不是透明人。


    在家庭與工作之間,看似恐怖的平衡:
    這個回覆,我只能用猜的。之於部屬,我猜,我應該有點小老派,有點小固執,有點小偏激,有點悶住的小火氣。之於主管,我應該是典型的軟釘子,小理性,但有不容易說服的小地方。之於客戶,我猜,我應該是小客套,小禮貌,一點點小難度配合的編輯。